站内
  • 站内

当前位置:

眉山新闻网

>

旅游

>

民风民俗

【大美非遗】山溪堂:书画“美容院”

新闻来源:      

更新时间:2017-08-29 19:39:09      

责任编辑:




  
  【眉州山溪堂装裱技艺】据《眉山县志》(1991年版)第901页记载,陈善福于民国时期在眉山正西街开设修文纸社(以经营书裱、装订、石印为主),是为第一代传人。
  60年代至70年代,黄鹤明从师陈尚福掌握书画装裱技艺,在眉山三苏文物保管所从事装裱,成为第二代传人。
  1981年,陈昌云从师黄鹤明学得书画装裱技艺,在眉山城开设“翰墨香”书画装裱店,成为第三代传人。
  上世纪90年代至今,陈介红从父亲处学得书画装裱技艺,在眉山城开设“山溪堂”书画装裱店,成为第四代传人。
  俗话说:“人靠衣装,马靠鞍。”书画作品也是这样,好的装裱,不仅能给作品带来保护作用,便于保存和流传,而且还能增加视觉上的美感。“七分书画,三分装裱”讲的就是这个理。本期传奇,我们一起认识眉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——眉州“山溪堂”书画装裱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,陈介红。来读读他的装裱人生。


  
  一则故事:“书画郎中”三十而立
  陈介红出生在装裱世家,小时候,天天看着父亲装裱书画,耳濡目染中产生了浓厚兴趣。16岁时,为提升装裱技艺,他拜师眉山装裱名家黄鹤明。说起从师练习的日子,陈介红历历在目。因为练习上蜡打磨等的枯燥和繁琐,他在竭力坚持的过程中也想过放弃,想过去玩耍。出师后,不到二十岁的陈介红在眉山城里开了一个门市,一开始,顾客看他年轻,都质疑他的装裱水平,来找陈介红装裱字画的人很少,有时还会遇到重新装裱的尴尬。“有一次,顾客跑来说我没给他装好,一说就说了整整半天。”陈介红谈起这些早已没有了耿耿于怀的落寞,他说他应该感谢他们,让他不断地反思、改进和进步,才有了今天从事书画装裱的第三十个年头。
  窄窄的弄堂里,不大的两间房子便是陈介红和“山溪堂”书画装裱技艺的居所。一间屋的墙上贴满了不同的画作,那是书画装裱的第一步“托裱”的一个步骤。陈介红铺开桌案上的一幅山水画,拿起陈旧的羊毛刷,沾上自己熬制的浆糊,轻轻并均匀地敷满整张画的背面,然后将画服帖于宣纸之上,裁掉多余的空白,再将画贴于另一间屋的墙上并刷平整,不容一丝的凹凸。“一晚过后,就可以取下来上花绫了。”
  这在陈介红手里看似流水线般的操作,可是充满玄机的。一幅画陈介红首先观察它的风格、用色、画纸的厚薄和质地等,根据整体来决定怎么操作,包括选花绫的颜色、底纹、配色镶边的手法等,都需要和画本身合二为一,才能起到衬托画的美感的作用。“过程就是那几个固定的模式,托裱、衬底、裁剪、配色镶边、上蜡打磨、上杆、晾干。但是其中有很多东西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,这完全需要靠感觉来把握了。”
  墙边一个特别的石头吸引了我的注意。因为长时间的打磨,五六斤的石头被磨得光溜溜的,每个面颜色深浅不一。“这个石头快二十年了,打磨的时候石头的面的选择很关键,不是越平整的越好,因为再好的宣纸和被子都会有粗糙的小颗粒,如果石头没有凹凸,打磨的时候一用力就会挂坏纸张。”陈介红认真讲着另一个玄机。
  为了能将书画的最好形象装裱出来,陈介红还自己研究天气,避开高温、潮湿等天气对画质的影响。因为画纸的厚薄不一,其吃水的多少不同,决定浆糊该涂多少才能抵抗空气温度、湿度的影响。这直接决定以后会不会产生虫蛀、褶皱和纸面的柔和、光滑度。


  
  一份坚持:他把良心装里面
  陈介红的桌案上堆了很多等待着装裱的画作,它们是要去参加接下来的“西部书画展”、“五市书画联展”的。正说着,洪雅的画家打来电话说又要送画来装裱;刚参加完第12届全国美术展的画家熊泽红带来了一幅画,“机器装裱根本不能和这个相比。”还开玩笑地夸起了陈介红:“他是展览委员的。”
  一年裱画三四百张,陈介红早已赢得很多书画家信任。他们把作品送来,不用多交代什么,陈介红在这方面可谓和画家和画“心有灵犀”。他熟悉每个作品主人的笔法,仅仅从卷起的书画背面就可以说出是谁的画谁的字;他了解每个书画家的裱画喜好;他将裱画的技术上升到艺术的欣赏。在和画家熊泽红的聊天中,他们从画的风格谈到画法,我分明听到的是两个懂画的人在评画。
  不管是装裱还是揭裱,陈介红都对作品抱以十分的尊重。有一次,画家送来装裱的画有上百处的挖补,就怕补的部分掉在板子上,结果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画家在北京,不能添补。陈介红连夜根据线条描边补色,柔和整体色彩。主人看到成品都没能看出画已经过第二次修补。裱画的时候,他都用最适合画作的材料,为了保证它们的长久保存以及下次装裱的延续性,他从不在材料上吝啬和怕麻烦。
  “书画在变,我的装裱也要跟着改变,不管是材料还是装裱风格。”陈介红卖的是良心,卖的是技艺。


  
  一个心愿:好好地收个徒弟
  如今,当初一起拜师学艺的人不是不在了,就是没有坚持做下来,这门传统手艺在眉山只有陈介红一个人在坚持着。年近五十的陈介红正在考虑收一个靠谱的徒弟,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。然而,“装裱的技术三四年可以学会,但是要真正教出一个装裱师恐怕得要十年甚至二十年。”从事装裱事业,需要有一定的欣赏水平和一颗安静的心,能吃苦、有耐心,并且做画如做人,需要时间的沉淀。
  “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学习装裱,觉得枯燥无味。”陈介红笑着说,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学习装裱技艺。
  
  
  


  

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:蜀ICP备09029749号-1 眉公网备:5114000200001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川)字第115号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敬请告知!网友在本站发布的信息与本站无关或者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
联系电话:38166855 邮箱:msxwwb@163.com

川网公安备 51140202000199号

分享到